雨落秋红.

♮APH/全职/MHA/凹凸/龙族/HP♮
♯语c/绘/文/cos♯

♭魔道双杰注意 不粉mxtx 拒ky♭
自娱自乐 努力中
开学周弧住校 三党注意

以下是雷点说明!
§
APH:混搭可食 冷战/红色推
磕爆十革/雪国
二三次苏厨 独皮伊利亚。

☞天雷某圣诞节 乱提拉黑。
☞天雷沙苏露同体设定 拒绝任何ky
☞不接受国设前提极东金钱

凹凸:瑞嘉金/雷安 嘉厨
☞雷瑞受
☞大三角混乱邪恶杂食 主瑞嘉

MHA:大三角混搭可食 轰厨
全职:叶黄/喻黄/周黄/王喻/伞修伞 蓝雨粉
☞除伞修王叶周叶雷叶受
☞蓝河魏琛在我这里都是蓝雨人
☞天雷手速梗

HP:斯莱特林/TRHP互攻
☞混乱邪恶杂食,不吃斯哈
☞不养玛丽苏
☞GGAD一生推
中V:存折 霾粉 言厨
☞言洛绫混搭可食 26/卷黑/加守
§
容易爬墙/cp除标明基本无雷
↓其他↓
钢琴/乐理/古典乐/贝多芬/肖邦
(心曲是和声小调)

欢迎各种安利!
tx:2856294427
找我玩呀!

【云梦双杰】梦里灯莲

-OOC

-小破刀

-有一点澄羡澄私心cptag

又是一年上元。

云梦的月亮又圆又大地一轮悬在湖面上,头顶的夜空零散几点星光,远处天边则是大片地挥洒,映下漂亮的银色把半面莲花湖染了流银色泽。莲花坞里头大大小小的花灯已经挂起来了,湖上灯火点点好不漂亮,更衬得整个莲花坞云雾缭绕,如梦中仙府。

“虞夫人那边怎么样啊江澄?我们能不能去看花灯展就看你啦!”

江澄哼声道:”阿娘是看在我和今天上元的面子上,才允许某人出坞的——你们可别太得意啊。“这个某人是谁自然不必说,虞夫人会特意针对的也就那么一人。魏无羡倒是完全没听见似的,一把搂过江澄的肩膀嘻嘻笑到。”那不是很好吗!晚吟师妹你别愣了,“他一副老大做派——不过他也确实是大师兄——挥手招呼身后一群听说能去花灯展开心得上蹿下跳的师弟师妹,”走走走出坞喽!“

于是这一群面容青涩的少年人,便咋咋唬唬地一窝蜂冲出了莲花坞。

云梦每年上元向来有举办花灯展、放莲花河灯的习俗,既是为亲友祈福之时,也是有情人互诉衷肠之时。本就是多泽之地,这般被灯火一映,当真比姑苏的鱼米水乡还要更美上几成。魏无羡又是个极不怕人瞧的,当下将他那柄名字极随便的上好仙剑”随便“出了鞘。剑刃灵光闪烁,他一手把年纪尚小唯一不会御剑的六师弟捞起来便稳稳向灯火最繁密的一片河岸飞去。江澄腰间佩剑三毒也是紧随其后直追魏无羡飞去。

这一群御着仙剑的世家子弟降在灯展里头,倒有不少冲他们行礼作揖送灯笼的。魏无羡说着不受不受,一挥手散开众师弟叫他们等灯展结束记得回去。江澄总觉得不太妥当,然而他又挑不出什么错处来;江氏是云梦这一带绝对的仙门龙头,倒也不担心危险。

魏无羡弯了一双眸子,回头叫江澄并行。

那时候他看见的是什么呢?江澄想。大概是星光月光灯光汇成的一片光河,在魏无羡眼底闪烁着、流淌着。他笑得那样肆意那样无忧无虑,于是全世界仿佛也在对他微笑。

温暖又不真实。

江澄鬼使神差地就答应了他。他瞪着眼被魏无羡一路兴高采烈地拽着,后者看见灯谜一定要凑上去猜测一番,江澄在这点上也喜欢跟他较劲,不过很少能猜赢他。魏无羡那看见漂亮姑娘就要上去扯点嘴皮子送人家朵花的毛病还是没改,江澄就一直拽着他,两人半是玩闹地你一句我一句互怼。江家下一任家主那继承了他母亲的凌厉眉眼,似乎也就被软化了几分。魏无羡依旧像儿时那样拉着他的手,掌心的温度略有些烫,却恰好暖了他常年冰凉的手。

大概玩了一个多时辰,魏无羡便拉着他要去放河灯。

江澄仔细回想来,觉得隐隐有一丝不对劲,却又找不到是哪里。他也没有理由不答应,便任由魏无羡拽着他走了。他挑了只式样简洁漂亮的浅红色河灯,写了张字条塞进去。出乎他意料的是魏无羡没挑什么花里胡哨或是样子可爱的河灯,而是拿了一只最简单的莲花河灯,灯笼纸是浅紫,莲花是九瓣。江澄心头一跳。

九瓣莲花是江家的家徽,浅紫正是云梦江氏的代表色。

魏无羡神神秘秘地写了纸条塞进去。江澄凉凉撇了句做什么偷偷摸摸的春秋大梦还要藏得那么严实,魏无羡只笑呵呵地瞧着他,也不恼。

于是江澄忽地又说不出话来了。

下一步该是去下游找到自己的河灯。河流尽头是湖,一望八百里烟波浩渺,近岸边的水面挤满了河灯,一圈圈漾开来全是灯火光。

魏无羡那盏仿佛是刻意飘到他眼前的,打着转儿就是不走。他从冰凉湖水里伸手捞起了那河灯。

“魏无羡你要是不制止,我可就打开看了啊。”

没人回答他,于是江澄就当魏无羡默许了。他从里头拿出那张被认认真真卷好了的小纸条,一点点展开来了。

上面只有四个字。

 

“——魏婴!!”

江澄猛然回头,身边空无一人。他心里没来由地开始惶恐,展望水面却看不见他自己的河灯。他逆着来时的方向开始奔跑,却一点都没有那个身影的痕迹,魏无羡就突然失踪了,彻彻底底地不见了。

江澄手里紧紧抱着的那个河灯,忽地燃烧了起来。

他一下松开了手。漂亮的紫色莲花是用防水却极易燃烧的特殊纸张糊成,几息间就烧成一摊灰烬,连带他重新放回里头的纸条一起。夜风一吹,灰烬洋洋洒洒飞起,融进灯火染过的深色夜空,找不到踪影了。

 

江澄手脚冰凉地站在原地。他又很小心很小心地说了声。

 

”......魏婴。“

 

.....他怔怔地看着莲花坞房间的天花板,不是记忆中发黑的檀木,有新绘的莲花纹路。他现在才发觉这梦境的荒谬,梦里的魏无羡是十七岁的模样,可那时温家正如日中天无比猖獗,魏无羡又怎会放任师弟们自己乱跑,更何况那群师弟早随莲花坞一起化土作灰了。他们的仙剑按道理该是还在温狗手里才对,哪里可能御剑而行。

更何况那一年他们压根就没有去花灯展。

梦醒了。
魏无羡许在河灯里的愿望,原来不过是江澄一厢情愿记挂的陈年诺言而已。

枕边鬼笛依旧冰凉,他呼唤的那个名字,当然也不会有回答了。

评论(9)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