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落秋红.

♮APH/全职/MHA/凹凸/龙族/HP♮
♯语c/绘/文/cos♯

♭魔道双杰注意 不粉mxtx 拒ky♭
自娱自乐 努力中
开学周弧住校 三党注意

以下是雷点说明!
§
APH:混搭可食 冷战/红色推
磕爆十革/雪国
二三次苏厨 独皮伊利亚。

☞天雷某圣诞节 乱提拉黑。
☞天雷沙苏露同体设定 拒绝任何ky
☞不接受国设前提极东金钱

凹凸:瑞嘉金/雷安 嘉厨
☞雷瑞受
☞大三角混乱邪恶杂食 主瑞嘉

MHA:大三角混搭可食 轰厨
全职:叶黄/喻黄/周黄/王喻/伞修伞 蓝雨粉
☞除伞修王叶周叶雷叶受
☞蓝河魏琛在我这里都是蓝雨人
☞天雷手速梗

HP:斯莱特林/TRHP互攻
☞混乱邪恶杂食,不吃斯哈
☞不养玛丽苏
☞GGAD一生推
中V:存折 霾粉 言厨
☞言洛绫混搭可食 26/卷黑/加守
§
容易爬墙/cp除标明基本无雷
↓其他↓
钢琴/乐理/古典乐/贝多芬/肖邦
(心曲是和声小调)

欢迎各种安利!
tx:2856294427
找我玩呀!

炭火。

十月革命印象画,试着抽象。



……CPtag打来钓沙俄!

白桦林。

“他从火里来,踏着光离开。”



lof滤镜好美丽,完美拯救我的色感

生日快乐,少天。

呜啊爆轰日赶不上了.....这一条留着编辑成文吧()

执意飞翔。

黄少天生贺第五弹!

我觉得队长和黄少这是要做比翼鸟的节奏哦

其实想配歌词这星光三千丈编一编做翅膀

设定里喻是灰翅膀→黑翅膀,天是白翅膀,索是黑的

难得一见的纯色 蓝雨打包一出一堆

我有点爱上剪影了

单翼的飞翔,需要双倍的坚强。

黄少天生贺第四弹!

这句歌词听着有一点点像喻便当了的刀向

实际上天只是把另一边翅膀收了起来

(又是拿画混更的一日)

.....配套的喻没画完,是给自己喻黄文的配图!

明天就会有的吧

剩下的paro是血族、黑道、龙族

剪影使我快乐

迫不及待地想画大小姐喻x大少爷天了

激情摸轰....! @いちごいちえ 的蛇院轰总!!!(悄悄艾特)

轰绿冻

一开始用了红色怎么看怎么格兰芬多

斯莱特林万岁!

生日快乐,王杰希。

绝云气,负青天。

第一个属于你、属于你的微草的冠冕,已经不远了。




............还好赶上了。(安静

因为其实有一个对称的索克萨尔我没画完。

(所以打一下tag。(其实是私心)

然后那个绿光是极光——不是爱之光——是南极光(???




意念艾特一下专王吧,你看我的才是儿童画

希望不缩画质,双手合十吟诵死亡之门.......)

为什么我给对家队长画生贺比给自家画还认真,

【全员】明日(0)
-ATTENTION
-CP有修伞修,喻黄,王索等。
-活体OOC,雷自避
-灵感来自《疾速天使》。实验体paro。
-这篇是引子,给叶修的生贺。

叶修又在玩命地奔跑。
他的手指紧握得很坚定,像是一只金属镣铐那样锁住中间纤瘦温热皮包骨头的手腕。他跑得跌跌撞撞,两条裸露在外的小腿横七竖八地布着各种刮损的伤痕。苏沐秋的腕骨被这么一拽,几乎能听到清晰的关节咯啦声。
但他一言不发地任由叶修拽着,步伐飘忽得近于脚不沾地,飘忽出种非人类的轻盈。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拼命跑过了。叶修不着四六地想到上次跟苏沐秋一起抢从H市去G市的黄牛火车票,他们那时也的确在奔跑,从人群中挤过,跌跌撞撞急急忙忙。但那跟现在不一样,完全不一样——更准确的说,这种奔跑方式一般被称之为逃亡。
“沐秋大大,看来我俩到此为止了。”
叶修轻声地说。他们看起来已经退无可退了,向下的楼梯和电梯都被霸图出品的铁拳怪物堵了个严实。这些代号“拳法家”的半机械就像他们的原型一样外貌凶悍,虽然叶修口中的这些“低配韩文清”远不及真正的“大漠孤烟”之主。
”喔,好吧。“他把苏沐秋拉到身后,让他挨着那扇漆皮剥落的金属防火门。叶修露出那种霸图众人最熟悉也最讨厌的讽刺神色,而他背后浅发色的少年安静地低垂着头,看不清神色。
“韩文清呢?叫他出来。”
为首那人几乎铁色的眼睛缓慢流过名为恼怒的人类情绪,他一字一顿道:“你逃不了。”
“.....意思就是他不屑于来抓我了?这可不是老韩的风格。”叶修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一盒烟,不紧不慢地敲出来一根。“我看是你这低劣的人工造物私下行动吧。”
他慢条斯理地拿出打火机,将烟叼上嘴去用手拢着引燃。
“所以说,我最讨厌自以为是的家伙了。”
这句话来自叶修身后的少年,语气温和散漫得像身前这一大群霸图出产的杀戮机器不过是某种温顺无害的家养动物。“拳法家”群中,有些铁灰色的眼睛闪烁起灼人的红光。那是准备发起进攻的信号。
苏沐秋转过身来,胸前白衬衫单薄的布料里透出晶亮的橙色光线,他双眼虹膜颜色较之前更浅,聚攒出橙色水晶一样有半透明的光感,放大些许的瞳孔里倒映一排整齐的红激光点。
“该撤啦。”他耸肩道。
门锁转动锁芯扣合,金属元件咬在一起的声响,吱呀——嚓。显然机器人并不能理解苏沐秋是如何打开这扇表面很旧、实际上锁得结实的防火门的。叶修所真正没料到的是门被另一方打开的速度:他们才刚跃到天台边调缘,那被苏沐秋改了结构的锁就悄无产息地失去了效用。
  门后,一只暗金色的东西睁着红激光眼向上看.叶修的警惕心一下子冒起泡儿来。它的瞳孔还是激光瞄准器,巩膜却是漂亮的金色晶体。一双带钩爪的手提着支银灿的伯莱塔,铜质般骨骼自掌骨延伸出五根刀刃般的极轻薄的翼支,叶修一看就觉得那东西完全不符合空气动力学,绝对飞不起来。
不能以生物称呼它,虽然它端枪时的手部动作与真人一模一样,但无论怎么看它都是一具切切实实的金属骨架。
  叶修向后退着,低声道:“新产物。说不定是什么大杀器。”
苏沐秋轻啧一声,单手握往天台外缘的铁栅栏。他那样轻而易举地跃进蓝天,像只轻盈的鸟,阳光把他的轮廓镀上金箔。叶修目送着他向下坐落,消失在楼板边缘。
  那只骨架狩笑着向叶修扑过来,扑空了。
  苏沐秋倒吸一口凉气,捏紧臂弯内侧的血管。鲜艳的血珠子染到他的白衬衫和叶修那张白皙的脸上,切向叶修脖颈的锋利骨刃划开了扑挡在他脸前的那只小臂;滚烫鲜红的血液也有几滴落在了骨架上,它晶黄的眼睛亮了起来,居然流露出人类活灵活现的贪婪。这骨架挥舞着古铜色的刀刃,屈起它的金属反弯后肢,跳起后就将继续下一击。
  但它没有那个机会了。一条亮晶晶的橙色弹道连接了它本存在脑袋的那一处和苏沐秋冒烟的枪口;曳光弹的轨迹就如枪身本体一样是晶莹的浅橙。叶修赞叹地看他了一眼。
“巴雷特半自动狙击步枪。”苏沐秋像是知道他要问什么一样,用淡漠却隐藏不住小小得意的语调回答。叶修此时他也不敢再耽误,纵身跃向楼台过缘。
  然后他深吸一口气,张开了自己的翅膀。
  无论多少次,飞行的 感觉还是那样美妙——上升气流充盈羽毛的每一个空隙,强大的托力支撑着身体,风掠过双翼光滑的上缘和柔软的绒羽。叶修往楼墙上踢了一脚,借力远离建筑物,接着用力一扇翅膀向上升去。混乱的气流把苏流秋卷了个趔想,他的手一直在流血,这下甩到了叶修翅膀上。
“给把枪!”
  苏沐秋应了声好,右手一抹抹左臂沾了一手猩红。他胸前“秋木苏”橙光大放,手上沾的血液全变成浅橙色晶体,它们像是有生命一样互相缠绕迅速伸长,不过几次呼吸时间已经组装成把MP7。枪身是那种诡异的、看上去半透明、闪看光的橙色物质。苏沐秋扬手把它扔给叶修,枪在空气中留下一道浅淡的光痕。
  MP7在这么近的距离上完全可以当狙击枪用。“秋木苏”制造出来的热兵器在叶修的手里熠烁着橙红的火光。叶修越升越高。有一个混在“拳法家”中的枪手系在他身上闪了个红色的激光点,苏沐秋轻而易举地打爆了他的脑袋。叶修的子弹击退了搭在天台边缘向上跳的改造人和机械拳击手们;现在底下的家伙已够不到他俩了。
  苏沐秋笑了起来。他们肆无忌惮地从H市碧蓝的天空下飞过,变成阳光里两个带翅膀的小小影子。